<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

    調查

    雙鴨山3死槍擊案33年未破,當地警方稱仍在偵辦

    陳威敬  2021-11-07 21:03:56

    警方目前尚無公布對“嫌疑人”的通緝令

    曹益國和他的母親。圖/受訪者提供

    52歲的曹益國覺得自己的心力幾乎被耗盡了。

     

    有一次,他夢到一個熟人持槍站在自己的家中,他嚇得直往窗戶邊上躲,隨后被驚醒。但夢里的事情確實發生在他家人的身上了。1988年6月中旬的一個夜晚,他的父母及姐姐在家中被害。當時,年僅18歲的曹益國在部隊服役,未能見到家人最后一面。

     

    沒有目擊者,但被害人家屬堅定認為家中的某位熟人有較強的作案動機,并且事后警方透露的一些線索,也指向了這名熟人。

     

    但此人就是失蹤了。幾十年來,曹益國一直在“追兇”。他多次向警方要求,啟動網上追逃,未果。期間,他還自制過懸賞告示。令他感到無力的是,由于時間久遠,他甚至已經無從明確案發的確切日期。

     

    一名當地刑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曹家的案子已獲高度重視。

     

    深夜槍擊

     

    1988年,一起槍擊案在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引起轟動。夜幕下的曹家,曹益國的父親曹某德、母親滕某琴和姐姐曹某玲被入室殺害。

     

    多年后,在回憶起這起事件時,當年的知情人們仍歷歷在目。

     

    “還以為早已經破案了”,已經七旬的曹家鄰居魏女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事發后三四年,她就搬離了當時的居住地。直到今年9月,曹益國才再次聯系上她。

     

    魏女士說,事發前一晚,她因事外出。當她次日上午回家時,曹家已被多名警察圍成一團!袄项^死在廚房,老太太死在內屋的門口,姑娘死在炕底下,未滿一歲的孩子趴在他媽媽身上,從頭到腳都是血!

     

    事發后,因曹家在當地已經沒人了,她應現場刑警的要求,在把孩子洗干凈后送到了他奶奶那里。據她回憶,她曾在廚房里看到有子彈,而且是小型槍的子彈。

     

    曹益國的舅舅滕先生也證實了這一說法。當天上午,他從電報中獲悉妹妹家中的變故,隨即從哈爾濱趕到雙鴨山!拔颐梅虼蟾琶夹牡奈恢弥辛艘粯,妹妹身上既有槍傷也有刀傷,外甥女身上是十幾處刀傷”。而據現場刑警介紹,曹家的門窗沒有被翹的痕跡,兇手應該是直接從大門走進去的。除彈殼外,現場還有滕某琴被揪掉的一大團頭發。

     

    上述兩位知情人介紹,現場刑警初步確定的一個嫌疑人是與曹家相近的一名熟人。事發前,雙方關系惡化。該名熟人還曾打過曹某玲。

     

    事發時,年僅18歲的曹益國在部隊服役,“部隊里和我說讓我出差回趟東北,完了正好回家看一看,當時也挺高興的!

     

    曹益國踏進家門,映入眼簾的是并排擺放在柜子上他父親、母親、姐姐的遺照!皫滋烨斑接到了父母的書信和姐姐的電話,卻不料已天各一方”。

     

    案發前,曹益國也曾從母親處獲悉曹家與上述熟人起了糾紛。

     

    事發后,該名熟人確也失聯。即使在多年后,魏女士仍堅定地表示自己一眼就能認出此人,“一回想起這事,心里就咯噔咯噔的,晚上都睡不著覺”。

     

    她說,事發后幾年,曹家附近的十幾戶鄰居都搬走了。魏女士也多年沒有和曹家人聯系。在她看來,這么轟動的一起槍擊案,不應該不明不白。

     

    而對曹益國而言,回到家僅僅是開始,在接下來的33年里,緝兇始終是他生命中的頭等大事。

     

    查無通緝

     

    次年,曹益國即退伍回到了雙鴨山。此后,他和舅舅滕先生開始尋找嫌疑人。

     

    曹益國說,事發后,他們幾乎每年都到當地公安部門了解案情進展,盼望案件早日告案。得到的回復總是:“有進展會通知被害家屬的!

     

    他們四處打聽獲悉,事發后該熟人的父母即從當地搬到了七臺河市。他們向警方告知了這個消息,自己也多次到七臺河打探過。

     

    一份由雙鴨山市公安局于2007年作出的信訪事項答復意見書顯示,該局已成立專案組去七臺河公安局聯系,對犯罪嫌疑人的親屬開展偵查工作,同時全面搜集有關嫌疑人的詳細信息資料,具備條件后立即實施網上追逃和發布通緝令。而這也是曹家人從公安獲得的唯一一份書面文件。

     

    之后案件又沒了音訊。2010年,被害人家屬自制了懸賞告示,在七臺河市的多地貼發,對于提供嫌疑人下落和線索的人,付以5萬元進行酬謝。滕先生回憶,因為家屬自身沒有執法權,當時告示上留的是雙鴨山市公安局的電話,但此后并無任何線索傳來。

     

    2016年曹家人又到黑龍江省公安廳反映情況,但仍獲悉網上查無通緝令。接訪人員表示將再把情況反映回屬地公安。

     

    “30多年里為了早日緝拿兇手,我們被害家屬四處貼緝拿罪犯告示,天天擔驚受怕,有工作不敢上班!辈芤鎳Q,從省公安廳回來不久后,當地公安打來電話讓他提供嫌疑人的照片,這令他感到不解,因為在案發后,曹家人已經提供過嫌疑人的照片了。

     

    因為時間久遠,曹家人已弄不清案發的確切日期。滕先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只能確定是在該年6月14日的夜間或次日凌晨。

     

    近日,應當地偵查機關要求,曹益國再次發送了一份嫌疑人的照片。據他介紹,在他與一名刑偵支隊人員溝通時,對方曾表示,按照流程,現在仍需證實事發前雙方存在矛盾。此外,他們還被通知重新到公安局做筆錄。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范辰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僅有嫌疑還不能作為追逃的充分條件,“追逃的前提是符合逮捕的條件,首先是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再者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最后是取保候審不足以防止發生社會危害性!

     

    范辰表示,如果已符合逮捕條件,但嫌疑人失聯了,這時就可以實施網上追逃。從流程上說,公安應先要強制傳喚有嫌疑的人,如果此人失聯,則通過家屬等進行傳喚,之后再進一步升級措施。

     

    一位地方刑警也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通緝的前提是必須有確鑿證據,證實某人有犯罪嫌疑。被害人一方也可以提供相關證據供公安機關求證。如果此人嫌疑上升到一定程度,為了找到人,公安就會進行內部布控。

     

    中國新聞周刊在黑龍江省公安廳官網檢索發現,目前黑龍江省廳尚無公布對上述曹家熟人的通緝令。

     

    一名雙鴨山市刑偵支隊人員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此案仍在偵辦。當地已成立了由多警種組成的調查組,“重視程度是史無前例的”。

    成 人 黄 色 视频播放165
    <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