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

    社會

    ​“學霸”一詞當慎用

    劉道玉  2021-11-07 20:54:19

    “學霸”已經約定俗成是一個貶義詞 任何違反教育規律的用語 我們都應該拒絕

    圖/圖蟲創意

    “學霸”一詞當慎用

     

    文/劉道玉

     

    發于2021.11.8總第1019期《中國新聞周刊》

     

    近年來,網絡上頻頻出現“學霸”一詞,出于好奇,我在網上瀏覽了許多有關“學霸”的內容,F在“學霸”幾乎都是指考試獲得高分的孩子或者高考“狀元”。例如,2021年上海25名考生被北大、清華錄取,他們被稱為學霸;2019年廣東把高考前50名的學生稱為學霸;天津有4所中學考高分的學生多,被稱為“學霸收割機”……沿著這個思路,某些記者或網絡寫手,又牽強附會地造出來許多與“學霸”有關的詞匯,如“學霸寢室”“學霸兄弟”“學霸家庭”“學霸村”等。

     

    總之,“學霸”與高分或狀元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這是公然為“分數至上”唱贊歌,與目前中國提倡的素質教育背道而馳。眾所周知,高分低能的情況在中國比比皆是,所以有關“學霸”的宣傳極為有害。青少年尚處在長身體、長知識和長才干的時期,考試成績只反映他們當時的記憶和適應考題的情況,并不真正反映智慧高低,不能決定他們未來是否能夠成為杰出的人才,更不能證明他們未來能否成就偉業。

     

    其實,“學霸”一詞不過是“舊瓶裝新酒”。明清時期的小說中就已出現了“學霸”一詞,意指學界的“惡棍”,即胡作非為、作惡多端的人,F在,一些不懂教育的記者或網絡寫手,卻將“學霸”粉飾為褒義詞,混淆了是非,對教育界和廣大青少年也起了誤導作用。霸者必惡,霸者必欺,這是與學者的操守相悖的。漢語博大精深,有許多含義精準的詞匯來形容學習勤奮的人,如博聞強記、勤奮好學、學而不倦、學富五車、過目不忘等,完全用不著炒作一個似是而非的詞匯。

     

    “學霸”已經約定俗成是一個貶義詞,任何違反教育規律的用語,我們都應該拒絕。中國古今有許多真才實學的杰出人物,要么是大師,要么是學界泰斗,都沒有自稱為“學霸”,人們也沒有封他們為“學霸”。例如老子、孔子和孟子,他們都沒有條件進入官辦學堂,都是自學成才的。

     

    當代中國也有如陳寅恪一樣的杰出人物。他曾留學12個國家,通曉12種文字,沒有碩士、博士頭銜,甚至連大學畢業文憑也沒有,但卻是真正的學術大師。在雙目失明之后,他憑記憶口述了120萬字的《再生緣》和《柳如是別傳》,連注釋都是口述的。他的記憶力驚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終身教授余英時說,要以全中國人的記憶力來挑戰陳寅恪的記憶力。

     

    一個美國人曾說,到中國必須看兩樣東西,一是長城,二是錢鐘書。長城是冷兵器時代世界防御工程的象征,而錢鐘書是中國文化的象征。他是民國時期第一才子,19歲進清華,28歲成為清華大學教授,他的記憶力是照相機式的,書讀一遍能成誦。錢鐘書的《管錐編》空前絕后,全書以文言文寫成,130萬字。學術界評論說,其內容之淵博,思路之開闊,聯想之活潑,想象之奇特,實屬人類罕見! 

     

    “學霸”一詞流行于2000年之后,其間人們心態浮躁,學術界普遍存在抄襲、剽竊,且屢禁不止!皩W霸”的流行與不良的文風和學風是相互聯系的。據我所知,過去中國有學術機構專門審查學術或專用名詞,所以不存在混淆視聽的詞匯?磥,現在必須重新樹立這個機構的權威,嚴格審查各類的專門用語,以樹立嚴謹、求是的學風,防止對教育的干擾和破壞作用。

     

    (作者曾任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武漢大學校長)

    成 人 黄 色 视频播放165
    <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