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

    社會

    “風暴中心”額濟納旗

    陳麗媛  2021-10-29 15:00:27

    非旅行團的病例數量開始增加

    額濟納旗的胡楊林每年10月中旬長得最盛。

     

    位于內蒙古和蒙古國交界地帶的額濟納旗在此時節沒有風沙和嚴寒,加上金黃壯美的胡楊林,給內蒙古這個面積最大、人口最少的旗帶來了短暫的旅游旺季。

     

    10月17日凌晨,西安市疾控中心在游客中發現兩名核酸檢測陽性的旅客。經核實,兩人此前共同到達額濟納旗游玩。

     

    據央廣網報道,10月27日0—24時,內蒙古自治區報告無新增疑似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新增本土確診病例7例,均在額濟納旗。截至目前,額濟納旗累計確診99例。

     

    根據全國流行病學調查圖顯示,本輪疫情中多條旅行團傳播鏈條皆與額濟納旗有關。一時間,這個邊地小城成為本輪疫情中目前確診病例數量最多的“風暴中心”。

     

    安置滯留對沖小城停擺

     

    穿過嘉峪關,10月16日下午,王迪帶領旅行團到達額濟納旗。18日一早還沒上高速,王迪被交警告知,突發疫情,額濟納旗將進行交通管制,不能出城也不能進城。

     

    大巴掉頭折返,王迪立即開始訂購酒店和食物。這個消息對旅行團是突然的,在額濟納旗游玩的兩天一切如常,游客們絲毫沒有感受到疫情的臨近。西安確診關聯病例的公布則將額濟納旗的旅行者們分成兩個部分,已經在旗內的,原地滯留,尚未進入的,原地遣返。

     

    席京建所在的老年旅行團屬于前者。10月15日從西安出發后,他乘坐的老年旅行專列先到達寧夏中衛,18日凌晨7點,席京建到達額濟納旗景區。一小時后,景區封園,該團全員50余人被安排返回景區大門口集合,等待核酸檢測。

     

    “先在旅行社安排的賓館里待了四天,做了三次核酸!睋┙ń榻B,第五天,老年旅行團被當地協調安排住進了當地一處景區民宿,當地提供免費住宿和三餐,進行就地隔離。

     

    10月25日,額濟納旗委副書記、代旗長布和介紹,截至當日15時,額濟納旗滯留游客共9412人。其中,60歲以上游客4476人,80歲以上63人。

     

    面對近萬名滯留游客,每年只服務短暫旅游季、人口密度全省最低的小城額濟納旗應對乏力。

     

    相較于團體游客尚可統一規劃,滯留散客的安置難度更大。黃方一行7人從上海自駕旅行,10月17日13時左右,黃方等人從銀川來到額濟納旗。次日封城,黃方一行人被滯留在額濟納旗至今。根據當地政府的通知,他們每人每天可以領到中午一餐免費盒飯、一個泡面、一根火腿腸,其余自理。

     

    隨著確診病例的不斷增加,額濟納旗的防控措施愈加嚴格。

     

    據央視網消息,10月24日晚,額濟納旗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第26號公告,確認當天新增確診病例6例后,再次新增12例確診病例,當地累計確診病例43例。

     

    公告宣布,10月25日零時起額濟納旗所有人居家抗疫。

     

    同時,額濟納旗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對已確診病例落實流行病學調查,對相關接觸人員開展排查追蹤和管理。

     

    小城停擺和安置滯留旅客之間產生了不可忽視的矛盾。

     

    黃方介紹,25日之前,他們可以通過外賣和此前的“屯貨”解決中餐之外的兩餐。在當地全員居家隔離后,餐館超市也相繼關閉。他們每天只能得到中午配送的一餐盒飯,26日開始,泡面和火腿腸也沒有了。

     

    18日開始滯留的第二天,郭佳向當地政府咨詢陸續關店后如何解決溫飽問題,隨后收到了一張印有當地幾家糧油批發店的聯絡表。幾經周折,一家店在道路陸續被封的情況下輾轉送來了雞蛋和方便面,“第三、四天再打電話,路全封了,過不來!

     

    現實的困頓之外,當地接連增加的確診病例讓郭佳心生恐懼,“群里有當地人發不戴口罩做飯的抖音視頻。說實話,我們也不敢點外賣了!

     

    與此同時,當地又傳出滯留游客扔掉隔離盒飯事件,引發網絡熱議。

     

    10月26日,《內蒙古日報》官方微博稱,陳占云因疫情防控工作中履職盡責和落實不力,被免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旗委書記一職。

     

    截至目前,黃方所在的散客群有300余人,他們認為防控停擺和當地薄弱的公共服務力量讓滯留在額濟納旗的外地散客面臨基本的溫飽問題。

     

    “腰斬”的當地旅游業

     

    滯留游客之外,居家隔離的當地人也無法逃脫“風暴中心”帶來的困頓和不安。

     

    當地居民劉紅娣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額濟納旗現在除了一線抗疫人員外,全員居家隔離。對于本就地廣人稀的小城額濟納旗而言,這是對當地公共服務的一次挑戰。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10月26日上午,阿拉善盟盟委書記、額濟納旗旗委書記代欽實地督導疫情防控工作,檢查疫情防控措施落實情況。

     

    代欽強調,要嚴格管控人員流動,確保群眾游客足不出戶,街上一律不得出現閑雜人等。要加強社會面管控,公安部門要抽調警力對沿街商鋪、居民小區、游客滯留點等加強巡邏,對不聽勸阻擅自外出的,見一個抓一個,并依法嚴肅追究法律責任。

     

    “我們這人口本來就少,除去老人、孩子、隔離的,憑這么點人幫助我們這么多人也是有點難!眲⒓t娣介紹,全員居家后,居民若需要食物藥品,統計后在小區微信群中上報,由工作人員統一采買送達。但藥店停業后,購買藥品成了難題,即使統一配送,較少的工作人員也難以及時送達,但她表示可以理解。

     

    “一線醫療人員已經基本24小時連軸轉了,希望能保證他們的醫療物資充足!眲⒓t娣透露,目前得知一線人員的抗疫醫療物資缺乏,當地呼吁民眾捐獻口罩、醫用手套、防護服、酒精等醫療用品。

     

    突如其來的生活困境之外,與眾多從資源型轉為旅游型的城市一樣,額濟納旗的居民們也大多經營民宿,旅游旺季時填補酒店、賓館的空缺,補貼家用。

     

    劉紅娣一家從去年開始不再經營民宿。一則,新冠疫情流行后,客流量明顯下降,游客數量相較正常年份減少了三分之二。當地酒店和賓館已經可以滿足疫情后旅客的需求,民宿市場低迷。二則,因為新冠疫情,當地居民也對外地游客持謹慎態度。

     

    但相較于民宿,劉紅娣認為當地的酒店、賓館經營更為艱難,短暫的旅游季收入將決定他們一年中租金、修建、人力等成本是否能夠收回。

     

    “西安確診患者消息發出后,我們最直觀的感受是第二天所有游客基本呈斷崖式下降!蔽褐稳A供職于額濟納旗一個大型旅游景區。據他介紹,每年10月15日前后是當地胡楊林觀賞旅游的真正高峰期,他們會提前為前來旅游的旅行社、旅行專列準備好團期、住宿、食物和大巴。

     

    疫情至今,新冠帶來的恐懼正在逐漸消除,旅游行業復蘇。為了今年,魏治華所在的景區做了充足的準備:復刻的黑城景區、500間新建客房和尚未正式投運的基礎設施。

     

    魏治華介紹,2020年雖也受到疫情影響,但主要體現在旅客數量上的減少,尚未發生過在觀賞高峰期直接收入斷崖。

     

    額濟納旗黑城弱水胡楊林景區董事長楊進勇透露,京新高速貫通后,2018年,當地旅游收入增速加快,相比前一年有了20%~30%的增長。2020年受疫情影響,從景區數據來看,整體游客量下降了5%。今年因本輪疫情,客流比前一年下降了50%,營收同樣腰斬。

     

    景區的300多名工作人員開始轉而抗疫,為滯留群眾提供生活支持。魏治華介紹,疫情發生后,景區準備了口罩、消殺用品等抗疫物資;通過采買渠道,給旗里捐獻了8萬份一次性餐盒;車輛自由調配;一個露營營地的三十幾輛房車全面開放,消殺后交由抗疫一線使用;給經過4次核酸檢測安全的500多名滯留游客提供免費食宿。

     

    在楊進勇看來,額濟納旗雖然地處偏遠、地廣人稀,但因為景觀獨特,所以旅游業一直是當地群眾的富民產業,占據當地財政收入很大一部分,“我們本來希望疫情能盡快過去,沒想到今年還成風暴中心了!

     

    口岸的外防壓力

     

    10月28日,據央廣網報道,10月27日0—24時,內蒙古自治區報告無新增疑似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新增本土確診病例7例,均在額濟納旗。截至目前,額濟納旗累計確診99例。

     

    通過梳理近期各地確診病例發現,除了冷鏈、機場、貨運等輸入路徑,中外邊境口岸成為當前疫情防范的關鍵。

     

    10月2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長吳良有介紹,本輪疫情源頭目前還在流調溯源中,從傳播鏈來看總體比較清晰,截至10月23日24時報告的133例感染者中106例與旅行團傳播鏈有關,涉及到13個旅游團或自駕游。

     

    吳良有稱,根據現有流調和病毒測序結果,病例的病毒全基因組序列與國內此前疫情的同源性低,提示本次疫情是由一起新的境外輸入源頭引起。

     

    流調顯示,本輪疫情中,多位確診病例曾旅居額濟納旗策克口岸。

     

    策克口岸位于內蒙古額濟納旗境內,是阿拉善盟對外開放的唯一國際通道,同時也是內蒙古第三大口岸。

     

    10月21日,“策克邊檢”發布公告稱,10月18日,該旗對閆某、姜某等一行8人在額濟納旗行程及密切接觸者和次密切接觸者等情況展開調查處置。19日,經流行病學調查和核酸檢測,并經自治區臨床專家診斷,確認5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日隨即啟動第一輪全員核酸檢測。

     

    10月18日,策克口岸實行交通管制,策克口岸國際文化旅游區暫停開放。

     

    當周邊國家疫情處于高位,外防壓力無法忽視。上述發布會上,海關總署衛生檢疫司副司長李政良表示,針對外防輸入壓力持續加大,海關總署建立了陸上鄰國疫情研判機制,嚴格實施“貨開客關”、“人貨分離”等政策,對于陸路口岸出入境司乘人員實行重點防控、精準檢疫。

     

    南部邊界形勢同樣不容樂觀。

     

    邊境線全長169.8公里的瑞麗與緬甸三面接壤,此前多次暴發新冠疫情。9月11日,瑞麗警方曾發布公告稱,為降低疫情輸入風險,全力阻斷境外疫情輸入渠道,將面向社會征集舉報涉私、涉偷渡犯罪線索。經查證屬實的,每起獎勵20000元人民幣。

     

    10月26日,瑞麗市召開新聞通氣會,通報當地疫情防控和邊境管控情況。

     

    據云南省衛健委消息,截至10月26日24時,云南省現有確診病例105例,全省新增無癥狀感染者6例,其中包括本土無癥狀感染者3例(均為瑞麗市在集中隔離管理密接人員核酸檢測中發現)和瑞麗市3例境外輸入無癥狀感染者。

     

    對本輪疫情的研判,吳良有表示,本輪疫情病毒為德爾塔變異株,部分病例的呼吸道樣本病毒核酸載量高,提示病毒排毒量大、傳播力強,在暴露人群中引起續發傳播的風險高。

     

    吳良有認為,總體來看,目前疫情處于快速發展階段,非旅行團的病例數量開始增加。

     

    “我們每天都互相打氣,現在(新冠確診病例)都到自己家門口了,害怕是肯定的!痹谏形匆姷焦拯c的本輪疫情中,額濟納旗是一個縮影,劉紅娣們尚在困局。

     

    據央視新聞客戶端報道,10月27日晚9時52分,第一批滯留在額濟納的586名游客乘坐旅游專列轉運出額濟納前往鄭州,火車預計在28日中午到達。

     

    (王迪、黃方、郭佳、劉紅娣為化名)

    成 人 黄 色 视频播放165
    <object id="xvolo"></object>
    <td id="xvolo"><option id="xvolo"></option></td>
  • <output id="xvolo"></output>